小学六年级上册全册语文课文

小学六年级 上册 语文课文

1、 《山中访友》 走出门,就与微风撞了个满怀,风中含着露水和栀(zhī)子花的气息。

早晨,好清爽! 不坐车,不邀游伴,也不带什么礼物,就带着满怀的好心情,踏一条幽径,独自去访问我的朋友。

那座古桥,是我要拜访的第一个老朋友。

啊,老桥,你如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这涧水上站了几百 年了吧?你把多少人马渡过对岸,滚滚河水流向远方,你弓着腰,俯身凝望着那水中的人影、鱼影、月影。

岁月悠悠,波光明灭,泡沫聚散,唯有你依然如旧。

走进这片树林,鸟儿呼唤我的名字,露珠与我交换眼神。

每一棵树都是我的知己,它们迎面送来无边 的青翠,每一棵树都在望着我。

我靠在一棵树上,静静地,仿佛自己也是一棵树。

我脚下长出的根须,深 深扎进泥土和岩层;头发长成树冠,胳膊变成树枝,血液变成树的汁液,在年轮里旋转、流淌。

这山中的一切,哪个不是我的朋友?我热切地跟他们打招呼:你好,清凉的山泉!你捧出一面明镜, 是要我重新梳妆吗?你好,汩(gǔ)汩的溪流!你吟诵着一首首小诗,是邀我与你唱和吗?你好,飞流的 瀑布!你天生的金嗓子,雄浑的男高音多么有气势。

你好,陡峭的悬崖!深深的峡谷衬托着你挺拔的身躯, 你高高的额头上仿佛刻满了智慧。

你好,悠悠的白云!你洁白的身影,让天空充满宁静,变得更加湛蓝。

喂,淘气的云雀,叽叽喳喳地在谈些什么呢?我猜你们津津乐道的,是飞行中看到的好风景。

捡起一朵落花,捧在手中,我嗅(xiù)到了大自然的芬芳清香;拾一片落叶,细数精致的纹理,我看 到了它蕴含的生命的奥秘,在它们走向泥土的途中,我加入了这短暂而别有深意的仪式;捧起一块石头, 轻轻敲击,我听见远古火山爆发的声浪,听见时间隆隆的回声。

忽然,雷阵雨来了,像有一千个侠客在天上吼叫,又像有一千个醉酒的诗人在云头吟咏。

满世界都是 雨,头顶的岩石像为我撑起的巨伞。

我站立之处成了看雨的好地方,谁能说这不是天地给我的恩泽? 雨停了。

幽谷里传出几声犬(quǎn)吠,云岭上掠过一群归鸟。

我该回家了。

我轻轻地挥手,山 里的朋友,带回了满怀的好心情、好记忆,还带回一路月色。

2、 《山雨》 来得突然——跟着一阵阵湿润的山风,跟着一缕缕轻盈的云雾,雨,悄悄地来了。

先是听见它的声音,从很远的山林里传来,从很高的山坡上传来—— 沙啦啦,沙啦啦…… 像一曲无字的歌谣, 神奇地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起, 逐渐清晰起来, 响亮起来, 由远而近, 由远而近…… 雨声里,山中的每一块岩石、每一片树叶、每一丛绿草,都变成了奇妙无比的琴键。

飘飘洒洒的雨丝 是无数轻捷柔软的手指,弹奏出一首又一首优雅的小曲,每一个音符都带着幻想的色彩。

雨改变了山林的颜色。

阳光下,山林的色彩层次多得几乎难以辨认,有墨绿、翠绿,有淡青、金黄, 也有火一般的红色。

在雨中,所有的色彩都融化在水淋淋的嫩绿之中,绿得耀眼,绿得透明。

这清新的绿 色仿佛在雨雾中流动,流进我的眼睛,流进我的心胸。

这雨中的绿色,在画家的调色板上是很难调出来的,然而只要见过这水淋淋的绿,便很难忘却。

不知在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

风,也屏住了呼吸,山中一下子变得非常幽静。

远处,一只不知 名的鸟儿开始啼(tí)啭(zhuàn)起来,仿佛在倾吐着浴后的欢悦。

近处,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珠还往下滴 着,滴落在路旁的小水洼中,发出异常清脆的音响——

丁——冬——丁——冬…… 仿佛是一场山雨的余韵。

3、 《草虫的村落》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密的草茎组成了茂盛的森林。

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 这座森林里。

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

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 一条路。

我的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它们互相打着招呼。

我真想也跟 它们寒暄(xuān)一下,可惜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上。

这里,很多黑甲虫村民,熙(xī)熙攘(rǎng)攘地往来。

那 只英勇的黑甲虫,走进了村子。

我看见在许多同类虫子中间,一只娇小的从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

它们 意味深长地对视良久,然后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我看得出草虫的村落里哪是街道,哪是小巷。

大街小巷里,花色斑斓的小圆虫,披着俏丽的彩衣。

在 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中间,它们好像南国的少女,逗得多少虫子驻足痴望。

蜥(xī)蜴(yì)面前围拢了一 群黑甲虫,对这庞然大物投以好奇的目光。

它们友好地交流着,好像攀谈得很投机似的。

看啊!蜥蜴好像 忘记了旅途的劳倦,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远房亲戚(qì)的住宅。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它们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 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烤得熟透了。

甲虫音乐家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膀,优美的音韵,像灵泉一般流 了出来。

此时,我觉得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的一切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才能演奏出来的! 我的目光顺着僻(pì)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村民们”的劳动生活了。

它们一队队不知道从什么地 方来,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 匆地赶着路。

是什么力量使它们这么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气候者忙于观察气象,工程师忙 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都有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一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jiū)鸟的歌声才把我的心灵唤回 来。

我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

我多么得意啊! 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去散散步。

4、 《索溪峪的“野” 》 一走进张家界索溪峪,脑子里一切意念便都净化了,单单地剩下一个字:野。

山是野的。

桂林太秀了,庐山太俊了,泰山太尊了,黄山太贵了——它们都已经“家”化了。

人工的 雕琢,赋予的毕竟是人工的美,这种人工的美,是不能与索溪峪的山比美的。

索溪峪的山,是天然的美, 是野性的美。

这种美,是一种惊险的美:几十丈高的断壁悬崖拔地而起,半边悬空的巨石在山风中摇摇晃 晃,游人仰头而掉帽,望石而惊心。

什么“一线天” ,什么“百丈峡” ,闻名就使人胆颤。

这种美,是一种

磅礴的美:不是一峰独秀,也不是三五峰呼应,而是千峰万仞绵亘蜿蜒, “十里画廊” “西海峰林” ,令人 浩气长舒。

这种美,是一种随心所欲、不拘一格的美:直插云天,敢戏白云,横拦绿水,敢弄倩影;旁逸 斜出,则崛起巍巍“斜山” ,抱伙成团,便高筑峰上“平原” ;相对相依,宛如“热恋” ,亭亭玉立, 好似“窈窕淑女”…… 水是野的。

索溪像是一个从深山中蹦跳而出的野孩子,一会儿缠绕着山奔跑,一会儿撅着屁股,赌着 气又自个儿闹去了。

它尤其爱跟山路哥哥闹着玩:一会儿手牵手,并肩而行;一会儿横铲一脚,将山路拦 腰截断。

山路哥哥倒不十分害怕,它请树木大叔帮忙,五根大树往索溪身上一搭,反从索溪身上跨过去了。

山路哥哥还找石头弟弟帮忙,几块巨石一垫,山路便化成一条虚线,一跳一跳地从水中过去了。

山路还有 更巧妙的办法,它在河床上垫一排大卵石,从水底下一个猛子扎过去。

这样的“路” ,还可以过汽车。

我 们到黄龙洞去,六过索溪水,解放牌卡车就是从这水下的卵石路上开过去的。

汽车吼叫着,车身摇晃着, 水花四*着,卵石挤碰着,我们的心也怦怦直跳……平生没走过这么“野”的路! 山上的野物当然更是“野”性十足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猴子,大约是因为和我们人类同祖先的缘故, 对我们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我们来到野生植物园时,一大群猴子飞腾跳跃,十分欢喜地表示迎接,在我 们头上的树枝间跳来跳去,亲热的劲头难以言状。

但当我们一行中的一位年轻女同志从下面经过时,一只 调皮的猴子竟恶作剧地撒起尿来,吓得这位女同胞惊叫一声,慌忙逃了过去。

而那只调皮的家伙,却快活 地叫着,跳到另一株树上去了。

在这样的山水间行走,我们也渐渐变得“野”了起来。

城里戴眼镜的姑娘,一边攀缘,一边大嚼着煮 熟的玉米棒;年过花甲的老叟,在石块间蹦来跳去,温习着童年的功课。

遇上突然横在面前的山溪,一队 人全都手提皮鞋、丝袜,踩着乱石,从齐膝的水中趟过去……满山的嘻嘻哈哈,满溪的亲亲热热。

人们, 全在这山水中返朴归真,全无了市井中的那股俗气。

于是,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慰,从未有过的清爽:索溪峪的“野” ,荡涤着我的胸怀! 5、 《詹天佑》 詹天佑是我国杰出的爱国工程师。

从到张家口这条铁路,最早是在他的主持下修筑成功的。

这是 第一条完全由我国的工程技术人员设计施工的铁路干线。

从到张家口的铁路长 200 千米,是联结华北 和西北的交通要道。

当时,清刚提出修筑的计划,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就出来阻挠,他们都要争夺这条 铁路的修筑权,想进一步控制我国的北部。

帝国主义者谁也不肯让谁,事情争持了好久得不到解决。

他们 最后提出一个条件∶清如果用本国的工程师来修筑铁路,他们就不再过问。

他们以为这样一要挟,铁 路就没法子动工,最后还得求助于他们。

帝国主义者完全想错了,中国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工程师,詹 天佑就是其中一位。

1905 年,清任命詹天佑为总工程师,修筑从到张家口的铁路。

消息一传出来,全国轰动,大 家说这一回咱们可争了一口气。

帝国主义者却认为这是个笑话。

有一家外国报纸轻蔑地说: “能在南口以 北修筑铁路的中国工程师还没有出世呢。

”原来,从南口往北过居庸关到八达岭,一路都是高山深涧,悬 崖峭壁。

他们认为这样艰巨的工程,各国著名的工程师也不敢轻易尝试,至于中国人,是无论如何也完成 不了的。

詹天佑不怕困难,也不怕嘲笑,毅然接受了任务,马上开始勘测线路。

哪里要开山,哪里要架桥,哪

里要把陡坡铲平,哪里要把弯度改小,都要经过勘测,进行周密计算。

詹天佑经常勉励工作人员,说: “我 们的工作首先要精密,不能有一点儿马虎。

”他亲自带着学生和工人,扛着标杆,背着经纬仪,在峭壁上 定点、测绘。

塞外常常狂风怒号,黄沙满天,一不小心还有坠入深谷的危险。

不管条件怎样恶劣,詹天佑 始终坚持在野外工作。

白天,他攀山越岭,勘测线路;晚上,他就在油灯下绘图、计算。

为了寻找一条合 适的线路,他常常请教当地的农民。

遇到困难,他总是想:这是中国人自己修筑的第一条铁路,一定要把 它修好;否则,不但惹那些外国人讥笑,还会使中国的工程师失掉信心。

铁路要经过很多高山,不得不开凿隧道,其中数居庸关和八达岭两条隧道的工程最艰巨。

居庸关山势 高,岩层厚,詹天佑决定采用从两端同时向中间凿进的办法。

山顶的泉水往下渗,隧道里满是泥浆。

工地 上没有抽水机,詹天佑就带头挑着水桶去排水。

他常常跟工人们同吃同住,不离开工地。

八达岭隧道长一 千一百多米,有居庸关隧道的三倍长。

他跟老工人一起商量,决定采用中部凿井法。

先从山顶往下打一口 竖井,再分别向两头开凿。

外面两端也同时施工,把工期缩短了一半。

铁路经过青龙桥附近,坡度特别大。

火车怎么才能爬上这样的陡坡呢?詹天佑顺着山势,设计了一种 “人”字形线路。

北上的列车到了南口就用两个火车头,一个在前边拉,一个在后边推。

过青龙桥,列车 向东北前进,过了“人”字形线路的岔道口就倒过来,原先推的火车头拉,原先拉的火车头推,使列车折 向西北前进。

这样一来,火车上山就容易得多了。

这条铁路不满四年就全线竣工了,比计划提早两年。

这件事给了藐视中国的帝国主义者一个有力的回 击。

今天,我们乘火车去八达岭,过青龙桥车站,可以看到一座铜像,那就是詹天佑的塑像。

6、 《怀念母亲》 我一生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祖亲。

我对这两个母亲怀着同样崇高的敬意 和同样真挚的爱慕。

我六岁离开我的生母,到城里去住。

中间曾回故乡两次,都是奔丧,只在母亲身边待了几天,仍然回 到城里。

在我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弃养,只活了四十多岁。

我痛哭了几天,食不下咽,寝不安席。

我真想随母亲于地下。

我的愿望没能实现,从此我就成了没有母亲的孤儿。

一个缺少母爱的孩子,是灵魂 不全的人。

我怀着不全的灵魂,抱终天之恨。

一想到母亲,就泪流不止,数十年如一日。

后来我到德国留学,住在一座叫哥廷(tíng)根的孤寂的小城,不知道为什么,母亲频来入梦。

我的 祖亲,我是第一次离开她。

不知道为什幺,我这个母亲也频来入梦。

为了说明当时的感情,我从初到哥廷根的日记中摘抄几段: 1935 年 11 月 16 日 不久外面就黑起来了。

我觉得这黄昏的时候最有意思。

我不开灯,又沉默地站在窗前,看暗夜渐渐织 上天空,织上对面的屋顶。

一切都沉在朦胧的薄暗中。

我的心往往在沉静到不能再沉静的时候,活动起来。

我想到故乡,故乡的老朋友,心里有点酸酸的,有点凄凉。

然而这凄凉并不同普通的凄凉一样,是甜蜜的, 浓浓的,有说不出的味道,浓浓地糊在心头。

11 月 18 日 好几天以前,房东太太就对我说,她的儿子今天回家,从学校回来,她高兴得不得了……但她的儿子 一直没有回来,她有点沮丧。

她又说,晚上还有一趟车,说不定他会回来的。

看到她的神情,我想起自己

长眠于故乡地下的母亲,真想哭!我现在才知道,古今中外的母亲都是一样的! 11 月 20 日 我现在还真是想家,想故国,想故国的朋友。

我有时想得简直不能忍耐。

11 月 28 日 我仰躺在沙发上,听风路过窗外。

风里夹着雨。

天色阴得如黑夜。

心里思潮起伏,又想到故国了。

我从初到哥廷根的日记里,引用了这几段。

实际上,类似的地方还有很多,从这几段中也可见一斑了。

一想到生身母亲和祖亲,我就心潮腾涌,留在国外的念头连影儿都没有。

几个月以后,我写了一篇散 文,题目叫《寻梦》 。

开头一段是: 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

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下面描绘在梦里见到母亲的情景。

最后一段是: 天哪!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吗?我怅(chàng)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我在国内的时候,只怀念,也只有可能怀念一个母亲。

到国外以后,在我的怀念中增添了祖亲。

这种怀念,在初到哥廷根的时候异常强烈。

以后也没有断过。

对这两位母亲的怀念,一直伴随我度过了在 欧洲的十一年。

7、 《彩色的翅膀》 一场暴雨刚刚过去,碧空如洗.海面上波涛起伏。

船有节奏地前后晃荡着。

陪我同船前往宝石岛的, 是个矮墩(dūn)墩的战士,宝石岛观察通讯站的信号兵,姓高,刚从黑龙江回来。

小高在码头上有说有笑,这时候不吭声了,紧闭着嘴唇,两眼直发愣。

他把他的大提包扔在一边,怀 里紧紧地抱着一只纸箱子。

为了调节一下沉闷的气氛,我有意地同他开玩笑: “我猜这只纸箱里,一定装着好吃的东西。

从家乡 带来的吧?” 小高淡淡地一笑: “不,不能吃。

” “我才不信呢! ”我一副认真的样子, “快公开吧,让我也尝尝。

” 小高有点急了: “真不能吃。

里面装的是一些小昆虫,蝴蝶呀什么的,一打开就飞跑了。

” 从没听说过战士探亲回来带这种东西的。

我正想问个水落石出,可是小高的嘴唇又闭紧了,脸色比先 前还难看。

我知道晕船是什么滋味,便打住了。

傍晚,船把我们送到宝石岛。

当岛顶的灯塔放射出雪亮的光芒的时候,观察通讯站站长拉着我,说: “走,参加我们的晚会去。

” 这真是个特别的晚会。

黑板上用仿宋体写着“尝瓜会”三个大字,小讲台上的白瓷盘里放着一个大西 瓜。

站长右手托起那个大西瓜,笑呵呵地说: “同志们,这是我们岛上结的第一个西瓜。

今晚,我们开个 尝瓜会表示庆祝,大家来分享自己的劳动果实。

” 在一片欢笑声中,我了解到这个西瓜不平常的来历。

两年前,战士们来到宝石岛上,建立起这个新的阵地。

他们在岩石下、小路旁,垒出一块块“海岛田” , 把从家乡带来的蔬菜种子,连同自己建岛爱岛的深情一起播种下去。

去年,站长和战士们撒下了几颗西瓜 子。

瓜苗出土了,瓜秧拖蔓了,还开了一朵朵小黄花。

可是到了收获季节,竟连一个小瓜也没结。

有些战

  • 小学六年级语文上册期末试卷

    小学六年级语文上册期末试卷

    小学六年级语文上册期末试卷...

    贡献者:网络收集
    271732
  • 网友在搜
    alice miyuki search learn chant book book maven web的目录 ipod怎么添加播放列表 药房盈亏率计算公式 dgrp 008下载 海信冰箱258fg参数 购房税费最新2016规定 类似天涯的软件 安卓电子书全本下载 qq游戏召唤师ol礼包 钻石皇朝xiaokuangyl save up to 60 安卓 sdl the graveyard book 腿上的红点点怎么消除 快手短2位id怎么申请 python 定时脚本 失败 edgii 上海 爆旋陀螺钢铁战魂中文 去泰国按摩要给小费吗 ie8图片预览 base64 詹姆斯为什么没有绯闻 take down是什么意思 中国地科院力学所 有没有类似碟调网 lgdvsrng2017第二场 cure world cosplay haproxy bind 多端口 苹果6一直重启是怎么弄 gradle添加servlet 西铁城at214055e hentie tube 3d wind个人一年多少钱 ro手游大号疲劳带小号 sqoop增量导入hive 十代思域双门国内上市 公路养护费用 underlust剧情 5吨洒水车 超市夜未眠无删减图解 计算机专业英语第2版 tencount44话 纯阳耽美文 二道到敦化客车时刻表 微信支付收款账户设置 李小龙踢碎东亚病夫 痛风精准医疗 xsteam导包报错 骑马与砍杀怎么换key r7kids是什么牌子的鞋 ktm350exc参数 会计刺客电影下载 狮子狗出装7.5 277dcv 086种子 象印保温杯盖使用时间 最后的朋友是百合 ansys workbench dm

    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源于网络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或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 联系我们: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周地网 手机站